Follow us 登录 注册
0 (855) 233-5385 周一~周五, 8:00 - 20:00
cn@yunshipei.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天使大厦, 海淀区海淀大街27

安信信托披露重组进展:目前与上海电气等协商方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四大美女是谁

安信信托披露重组进展:目前与上海电气等协商方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5月29日深夜,停牌2个多月的安信信托(600816,股吧)(*ST安信,600816.SH)披露了重组进展,并表示股票将于6月1日开市复牌。安信信托在公告中指出,停牌期间,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公司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的要求,积极推进本次风险化解重大事项的各项工作,并与有关方就风险化解方案积极开展沟通和磋商等工作。公告称,公司目前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等企业及相关方(以下简称“重组方”)协商重组方案。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本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将继续推进相关工作,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提醒广大投资者注意相关投资风险。根据有关规定,安信信托的股票将于6月1日开市复牌。此外,安信信托还提醒投资者三大风险:一是截至目前,重组方参与风险化解事项仅为初步意向,不具有法律约束力。重组方案的内容、法律文件的签署和实施,均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存在无法达成重组方案的重大风险。二是公司仍处于实施退市风险警示阶段。会计师就2019年审计报告出具了保留意见,上述保留意见所针对的相关事项对公司持续经营和财务状况可能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三是5月22日,中国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出具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对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之杰”)持有的公司18.1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2.05亿股限售流通股予以轮候冻结,冻结期限为2年,合计占其所持股份的70.36%,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36.90%。该事项导致重组方案存在无法实施的风险。日前,安信信托已发布一则公告指出,截至5月25日,国之杰直接负债逾期金额合计约24.2亿元,其中2.98亿元已达成和解;剩余21.2亿元国之杰正与相关方积极协商解决纠纷事项。除上述债务逾期发生诉讼外,国之杰对外担保涉诉金额约39.34亿元,其中19.59亿元为安信信托相关业务提供担保。该公告还称,目前未发现控股股东国之杰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情形。国之杰与公司在资产、业务、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本次轮候冻结事项暂未对公司的正常经营、控制权、股权结构、公司治理等产生影响。

安信信托披露重组进展:目前与上海电气等协商方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Comments (2)

  • Brad Bukovsky

    《纽约时报》网站近日发布文章痛斥现任国务卿蓬佩奥安信信托披露重组进展:目前与上海电气等协商方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差的国务卿,没有取得任何外交成就。」央视新闻发表题为《「史上最差国务卿」蓬佩奥正疯狂地把美国拖入「黑洞」》的评论文章,认为随着美国国内疫情日趋严峻,美国社会越来越认识到蓬佩奥对美国民众生命与国家利益的巨大危害,德不配位的蓬佩奥却正裹挟美国不断滑向衰落的「黑洞」! 「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差的国务卿,没有取得任何外交成就。」《纽约时报》网站近日发布的一篇文章这样痛斥现任国务卿蓬佩奥。这与《华盛顿邮报》3月底指称蓬佩奥是「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的评价相比,显然更清醒了,表明随着美国国内疫情日趋严峻,美国社会越来越认识到蓬佩奥对美国民众生命与国家利益的巨大危害。 《纽约时报》截图 《纽约时报》文章对蓬佩奥外交毫无建树、蓄意造谣诿过推责、滥用联邦资源等行为进行了淋漓尽致的揭批。比如,文章指出蓬佩奥肆意推行病毒起源阴谋论,指出他为了在政治道路上再上层楼,不仅滥用公务人员打理私事,还经常用公款举办晚宴,利用联邦资源培植私人政治圈子等。在此前5月中旬发表的一篇报道中,《纽约时报》还披露,蓬佩奥利用国务院资金和飞机频繁前往堪萨斯州,以巩固自己的政治基本盘。蓬佩奥的种种不寻常举动引起了美国国务院监察长史蒂夫·利尼克的注意。正当利尼克着手对相关情况展开调查时,工于心计的蓬佩奥又一次「借刀杀人」,给美国领导人猛灌「迷魂汤」令其言听计从,作出开除利尼克的决定,剷除了威胁自身政治前途的一大障碍。对此,《纽约时报》指责蓬佩奥「背叛」了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而将大量时间花在对美国领导人的阿谀奉承上。的确,迄今为止没有哪位美国国务卿像蓬佩奥这样,在美国国内外都如此声名狼借。对他而言,「史上最差」评价可谓名副其实,当之无愧。一方面,蓬佩奥在国内通过溜须拍马骗取顶头上司的信任,却又总是以消费顶头上司的政治信誉为自己牟利。另一方面,蓬佩奥在国际社会动辄妖言惑众,极尽挑拨离间、挑唆对抗之能事,无所不用其极,展现了极其低劣的道德水准,已形同过街老鼠。蓬佩奥(资料图) 5月上旬,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发表一篇题为《澳方对美国无端声称武汉实验室(洩漏病毒)而感到忧虑》的文章,披露澳当地一家媒体此前关于「新冠病毒可能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所谓「五眼联盟」秘密档案,其信源实际来自东拼西凑的媒体报道。文章还表示,澳政府和情报界高层普遍怀疑,所谓秘密档案是由美国驻澳使馆一名工作人员故意「喂料」的。一计不成,再生一计。近日,蓬佩奥对澳大利亚发出威胁,称如果澳方维多利亚州(维州)与中国签署的「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影响了美国和盟友之间的电信安全,美国将切断与澳大利亚的情报连接。但他同时承认自己「不确切了解这些(中澳相关合作)项目的性质」。对此,美国《国会山报》援引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埃利奥特·恩格尔的话说,蓬佩奥对澳方的威胁是「不假思索的评论」。维州州长安德鲁斯回应说,加入「一带一路」是为了该州民众就业,良好而牢固的合作关系对维州、澳大利亚政府和中国都有利,所以「维州将继续维持同中国的合作关系」。从栽赃构陷中国,到威胁恫吓盟友,蓬佩奥可谓机关算尽。不难看出,在蓬佩奥眼里,根本不存在什么盟友,它们统统都是自己的政治工具,要么陪他演拙劣的造假闹剧,要么就得沦为他打压中国的牺牲品。这不由令人想起欧洲理事会前主席图斯克曾发出的感歎:有美国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可笑的是,蓬佩奥居然还大言不惭地称美国是国际抗疫的「领导力量」,攻击中国抗疫援助「微不足道」。鉴于他此前画大饼式援助的累累案底,明眼人不难推测,他所吹嘘的抗疫援助注定是笔无法列明收款人的糊涂账。其脸皮之厚,无出其右。作为率先控制住疫情的国家,中国愿力所能及地做国际抗疫的「及时雨」,在危难时刻与国际社会同舟共济,不会和美国争抢什么「救世主」的虚名。中国为全球抗疫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事实数据一目了然,经得起时间与历史的检验。就对美援助而言,基于人道主义精神和救助生命的考虑,中国政府和各界人士向美方捐赠了大量急需的医疗物资。中方还为美方在华采购提供支持和便利,仅口罩一项就向美方出口了120多亿只以上,相当于为每一个美国人提供了将近40只口罩。然而,以蓬佩奥为首的美国一些政客却恩将仇报、以怨报德,疯狂地诋毁和攻击中国,企图绑架中美关系和中美两国人民共同利益,来为其谋取更大政治私利开道。正如美国前驻华大使鲍卡斯所指出,蓬佩奥等人的做法是为了在疫情应对缓慢、经济严重受挫的情况下,将公众视线转向他人。再往全球看,疫情发生以来,蓬佩奥极力推动「断供」世卫组织,借疫情加大对伊朗、古巴制裁酿成新的人道灾难,在全球打劫医疗物资,鼓噪种族主义言论导致亚裔面临严重侵害与威胁……这难道就是他所说的「领导」国际抗疫的表现?图片来源于约翰斯·霍普金斯统计数据「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当前,美国的疫情病亡人数已突破十万,德不配位的蓬佩奥却正裹挟美国不断滑向衰落的「黑洞」。此人给美国领导人猛灌「迷魂汤」的各种套路,简直就是当年祸乱沙皇俄国的那名「妖僧」再世。这位口口声声「敬畏上帝」的政客,难道不怕上帝惩罚他吗?

    回复
    • Brad Bukovsky

      本报记者 高瑜静 北京报道全国两会开幕以来,安信信托披露重组进展:目前与上海电气等协商方案,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关于国家公共卫生体系、医疗服务体系建设,代表委员们建言献策,更引起大众广泛关注。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成为“后疫情时代”中国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基调。身居内陆的山西省,早在2016年就吹响公共卫生体系改革的号角。2016年,山西省在24个示范县探索县乡医疗集团一体化改革,将各示范县辖区县级医院、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整合,组建为一个独立法人医疗集团。通过重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山西119个县级医疗集团全部挂牌运行。2018年,山西出台举措,推动24个示范县的疾控中心融入医疗集团,县疾控中心主任兼任县医疗集团副院长。以前的各自为政,变为了“一家人”;原先的政出多门,改为人财物、责权利相统一。通过改革,山西织就了一张县乡一体、以乡带村、三级联动的县域医疗服务体系网。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这张县域医疗服务体系网,更成为山西疫情防控的重要支撑。“疫情期间,全省117个县级医疗集团成为117支奋战在防控疫情一线的合成部队,防控统一安排,业务统一领导,人员统一培训,资源统一调配,药品统一供应,病人统一收治,做到了组织有力、协调有方、分诊有序、隔离有度、防控有效。”山西省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说道。防治一起抓近日,山西省卫健委官网上的“领导介绍”栏悄然发生了变化。省卫健委副主任冯立忠的职务中,增加了“省疾控中心主任”一职。毕业于“公共卫生”专业的冯立忠,历任山西省卫生厅地方病处副处长、疾病预防控制处处长等职,直至晋升为山西省卫健委党组成员,主抓山西医改。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这位医改先锋又回到了老本行。与此同时,全国范围内的公共卫生体系改革呼之欲出,而疾控中心的角色定位更成为这轮改革的暴风眼。时间推回至两年前,山西的县乡医疗卫生机构改革如火如荼进行中。通过改革办医体制,山西省成立县(市、区)医院管委会,由县长担任主任,医管委办公室设在县卫生计生局,将过去分散在各部门的政府办医、管医职责,集中到医管委履行。随着全省119个县级医疗集团全部挂牌运行,各个县级医疗集团实行行政、人员、资金、业务、绩效、药械“六统一”管理,通过乡镇卫生院对村卫生室一体化管理,初步形成了县乡一体、以乡带村、分工协作、三级联动的县域医疗服务体系。在该体系中,基层首诊、双向转诊、上下联动的健康服务链运作有序。据山西省卫健委公开数据,2018年县域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人次同比增长5.76%,住院人次同比增长8.03%;县级医院门急诊人次同比增长11.84%,住院人次同比增长6.35%。县级医院向基层下转病人同比增长106.2%。随着县、乡、村三级的基本医疗服务能力日渐提升,人民群众看得上病、看得好病的需求得以满足。同时,人民群众更希望不得病、少得病,看病更舒心、服务更体贴,对政府保障人民健康、提供基本卫生与健康服务寄予更高期望。特别在健康中国战略指导下,我国医疗卫生事业从传统的疾病治疗为中心向健康为中心转变,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成为健康中国建设的“上甘岭”。一直以来,负责疾病预防控制工作的疾控系统,由国家疾控中心和省、市、县(区)三级疾控中心组成,属于纯技术型事业单位,不承担监督执法行政职能。将疾控中心纳入医疗集团中,将涉及群众健康的医疗卫生服务有机整合,防病治病一起抓,成为了山西县乡医疗卫生机构改革的深化方向。2018年7月,作为省医改办主任的冯立忠公布了一项举措,“山西将强化大卫生大健康观念,于2018年8月底前,将24个示范县的疾控中心融入医疗集团。”彼时,冯立忠对疾控中心的职能定位及医疗集团的任务分工提出明确要求,强调要进一步强化基层组织建设、夯实基础工作、提升基本能力。其中,就强化基层组织建设,冯立忠特别提到,“要彻底改变过去县级医疗机构以医疗为主、乡镇卫生院以公共卫生服务为主的割裂状态,建立不同级别、不同类别医疗机构职责清晰、分工协作、有序竞争的一体化管理新格局。”据山西省卫健委2019年11月18日公开的一份报告中提到,疾控体系建设日臻完善,省、市、县已建立了129家疾控中心、4家独立地方病防治研究所。多位一体化县医院、县疾控中心,本是各自为政的事业单位,甚至人员编制属性都不同。一声令下,就成了一个医疗集团的成员单位,如何统筹协调?山西省卫健委2018年9月发布的一份《县乡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100问》中解释称,“在县医管会的领导下,在法人地位、法人资格、法定代表人不变,工作职能不变的前提下,将县疾控中心、县中医医院、县妇幼院有关业务工作纳入县医疗集团统一管理,其主要负责人可以兼任医疗集团副院长或院委,坚持业务协同、发展协同、资源共享、风险共担,共同落实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分级诊疗制度。”换言之,县疾控中心纳入县医疗集团后,县疾控中心主任兼任县医疗集团副院长,与医院其他分管院长群策群力。对于此番举措的意义,山西省卫健委方面进一步表示,“县疾控中心、县中医医院、县妇幼院参与一体化改革,通过担任集团副院长或院委,能够在集团内部统筹考虑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工作,有利于落实专业机构督导、培训、考核职责;有利于专业机构深度参与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有利于带动其他工作的开展,实现专业公共卫生机构的工作转型;有利于实现影像、检验、消毒供应一体化管理,解决好仪器设备利用率不高、消毒供应安全性差以及医疗资源浪费和重复建设等问题。”值得注意的是,县乡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改革中,医疗集团组建人力、财务、医保等管理中心,对所属单位实行统一管理。通过构建“三医联动”体制,将医保资金打包预付给医疗集团,按照“总额管理、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原则,实行“总额预算、按月预拨、年终结算”管理。例如,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各医疗集团短时间内形成人、财、物合力,以医保资金打包预付形式,及时为医疗卫生机构补充资金保障。据山西省卫健委公开信息,截至1月31日,大同市医保局向市四医院预拨医保基金200万元,向市三医院、市五医院、市同煤总院各预拨医保基金100万元,向市中医院预拨医保基金100万元,向同煤总院追加预拨医保基金100万元,向各县区医疗集团、中医院拨付医保基金270万元。此外,在人员激励方面,创新薪酬分配。山西省则按照“两个允许”,绩效工资总量按照当地全额拨款事业单位绩效总量的5倍以内核定,由医疗集团自主分配。数据显示,近几年,高平市医疗集团人均年收入增长15.1%,阳曲县医疗集团人均年收入增长24%。如今,山西县域医改还在补偏救弊,不断织牢织密县域公共卫生防护网。来自山西的全国人大代表王雅丽,在今年两会带来的议案中特别建议,由政府组织健康宣教,加强对疾病早期预防。“政府加强对疾病早期预防,可以通过三级预防来进行疾病的防控,一级预防是病因预防,减少外界不良因素的损害;二级预防是早期发现,早期诊断,早期治疗;三级预防是改善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与此同时,山西的县域医改正在通过立法形式进一步规范。2020年4月24日,山西省政府第67次常务会议召开,会议通过了《县域医疗卫生一体化改革促进条例(草案)》。“《条例》预计将在6月正式公布,内容包括深化体制改革的具体要求、推动机制创新的措施要求等。”山西省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说道。

      回复
  • Brad Bukovsky

Leave Comment

Contact Us

Feel free to call us on
0 (855) 233-5385
Monday - Friday, 8am - 7pm

Our Email

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
info@financed.com,
and we’ll get back soon.

Our Address

Come visit us at
Stock Building, New York,
NY 93459

皮纳图博火山|水鬼图片|关羽是谁杀的|皮纳图博火山|恐龙灭绝之谜|大蛇事件|长沙马王堆汉墓女尸|非洲饥荒|台湾借尸还魂|中国未解之谜大全|德国女兵|彩神8-永久网址0748.cc|广东快三-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彩-复制打开0748.cc|快三助手-复制打开0748.cc|一分快三-复制打开0748.cc|北京pk10-永久网址0748.cc|快三彩票-永久网址0748.cc|大发pk10-复制打开0748.cc